[!--temp.google_tongji_new--] 汤姆叔叔影院
欢迎观临汤姆叔叔影院!最新域名:https://tmss.live
登录 |  注册
***
  • 个人钱包
  • 今日签到
  • VIP投稿
  • 我要赚钱
  • 登出
帮助中心
返回顶部
https://tmss.live

您目前还未开通会员
成为VIP享受更多观影特权

开通VIP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色小说 > 武侠小说 > 艳母―淫蚀之章
艳母―淫蚀之章
时间:2024-02-28 01:34:15
第一话义母的捕获「哦,要去非洲吗,那要很长的时间吧。」裕作拿起电话,大声地和对方讲着话。「很长时间,……当然……」一彦的右手慢慢探下去,地板上,被捆绑住的艳母悦美子只有挣扎的动作,右手毫无阻拦地伸进艳母张得大大的屁股中央,饱满的淫户从中间微微岔开,粘滑的液体带着妖媚光泽。「我会的……听从她的话……对!」「mu……」艳母的喉咙发出闷闷的呻吟,一彦的手指攥在一起,插进艳母成熟的淫户里,热乎乎的粘液从里面冒出来,沿着阴户的四周流淌下来,艳母的臀部一阵收缩,淫户上茂盛的黑色阴毛一下收拢。「要和义母说吗……好的。」裕作微笑地把电话给义母,悦美子在地板上拼命摇头,裕作把听筒塞进艳母的臀部中,用她的大腿夹住电话。「啊………钧夫……我……」听筒在她屁股间滑腻腻的,悦美子头下对着听筒,「我…很好…就那样了…」裕作的手大胆地拉开艳母的性肉器,玩弄里面的肉瓣,复杂的肉结构在裕作的手指下,变化出淫艳的模样,裕作拨弄着肉户弄出泽泽的摩擦声,艳母紧张的挪动着屁股,听筒在屁股和阴门间来回摩擦,茂盛的耻毛围绕在听筒四周,摩擦着电话的听筒。「…我的……头发…唿~唿…擦到电话了。」艳母心都要跳出来了,和义子的不伦肉关系要是让人知道,她如何面对丈夫。粘泌的液体流到了话筒里,让悦美子的声音听上去奇怪的。裕作把电话慢慢在艳母的淫户上揉弄,压抑的性刺激让悦美子的声音变得颤抖,「呜……」电话的一端慢慢没入艳母成熟的淫孔里,四周的淫靡的肉唇包裹在话筒上,发出液汁摩擦的声响。「嘟嘟……」声响从话筒里传出,「挂了吗?…应该是听到你淫乱的声音了吧?」裕作从悦美子体内拔出电话,腻滑的汁液在话筒上滴落下来。年轻的阳具迅速地填埋进失去插入物的女性器里,艳母在颤抖中呜咽着,硕圆的屁股羞耻地朝着义子,裕作的阳具在义母的阴道里满满地向里插入,艳母羞耻的阴户被一寸一寸毫不留情地拨开。裕作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义母的臀部被硬硬的阳物插得翻了上来,裕作站立着,抖动腰部,阳具就在义母的臀部里快速地抽动起来,已经淫水漫泄的熟母,渐渐顺从着自己雌性的需求,高高抬起臀部,供义子的肉棒在她体内淫行。「快来……求……插进去。」艳母的头埋在地上,巨大的双乳贴在脸颊边,双腿岔分开,油黑的阴毛在蜜色的屁股上特别刺眼。裕作用手扒开妙厚的阴门,义母的丰腴性器在股沟里怒涨,「啪…啪啪!」裕作的手掌扇打在艳母丰满的臀上,成熟的臀部马上露出红红的印迹,每一记抽打,悦美子的肉器就会骤然收紧,裕作毫不顾及地在艳母熟臀上抽击,同时肉棒抽动,很快,艳母的性肉器在抽击后,向外胀起,一次一次,淫靡十足地鼓在大屁股外。艳母的意识已经渐渐藐去,留下的淫荡的躯壳任意被义子玩弄……第二话禁忌的公开悦美子紧紧地皱着眉头,红涩脸颊上透出滴滴汗水,她被义子挽着手缓缓走着,她一手捂住胸口,一手拉住裙角,走到千代百货的指示牌。(女内衣——3fl要去吗?)悦美子郁郁地回头,裕作已经上了电梯,眼神里有一种不能反抗的命令。艳母缓缓走上电梯,巨大的双乳在她衣服里摇动,f杯的高脂肪乳失去了胸罩的托撑,在艳母空空的衣服里,四下摇动,每一个动作都变成对异性的挑逗。「站到玻璃那边去。」裕作靠在艳母丰满的胸部,艳母不得不向玻璃窗那里挪动了一下,下面是来往的人流,艳母微微分开腿,裕作一手搂住她胸部,一手慢慢拉起她的裙裤,「不……,不要。」「屁股要大大分开,把那里露出来。」艳母脸涨得彤红,柔弱地在义子的手里挣扎。刚刚刮完阴毛的下体混杂着肥皂和汗水的味道,裕作的手伸进她双乳夹成的肉沟里,揉搓她僵硬的乳头,艳母的唿吸渐渐沉重,雪白的脖子朝后扬起,裕作把她的一支脚举起,阴毛茸茸的耻部,在电梯里露了出来。艳母的脸早已经羞红,鼻孔里喷出灼热的喘息,乳沟间蒸腾出风骚的汗水,成熟的色欲器官毫不掩饰地泌出爱液,裕作从电梯玻璃的反光中,注视义母的媚肉器官,「下面有很多人,大概全看到了吧,哦…里面的粘膜都反过来了…」「啊…不要……太难堪了……」「有那样淫乱的生殖器官,给别人看,有什么要紧的。」「不……不要……人……多……啊……啊」艳母连连求饶,淫靡的肉花更放肆地向外张开,溢出的淫液从里面滴到地板上。「索性让大家看看清楚,那淫乱不堪的地方,…」裕作把艳母压到电梯玻璃上,冰冷的玻璃贴在艳母火热的淫门上,不禁让她打了几个冷战,「啊……裕作…求求你,不要这样,会被看到……」艳母压低声音,双手死死地抓住电梯的栏杆,屈曲的大腿勾在栏杆上,硕圆的闷臀紧紧贴在玻璃上。裕作前后揉动义母的骚臀,涨隆的淫户在屁股的摇晃中,妖媚地在玻璃上画着圈,淫户里蒸腾的水汽在玻璃上熏成怪异的图象。艳母的背骨微微抽动,嘴里的呻吟声绵绵不停,裕作的手掌抄过她的臀部,插进了淫肉和玻璃的夹缝里。「啊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行……」裕作手指滑过义母下体流出的浓厚淫浆,掰开她的阴唇,用手指勾剥隐秘在内的淫蒂。淫蒂在玻璃上摩擦发出「唧唧…唧-唧!」的声音,从子宫里发出的交合命令让艳母的屁股更加大角度展开,宽大的淫唇延展的贴压在玻璃上,「啊啊啊…啊~~~~~「一股浓浓的蜜液从艳母下体内膨溢下来…电梯门重新合上,电梯玻璃上隐隐可以看出一块成熟牝户张开后的水印迹,一些散发出淫腺气味的液体包裹着数根卷曲的阴毛,沿水印迹中央流下……第三话骑乘下的系裤「是这件吗?可以量一下夫人的臀围吗?」内衣部的小姐热情地拿出卷尺,悦美子手里拿着汗涔涔的内衣,回过头,一彦在一边露出诡异的微笑,悦美子看着手里的内衣。t形的大胆设计,腰间几乎就是一根绳子,掩盖重要部位的一块玫瑰图样的网纹。「9…90,是特大号的呐。」售内衣的小姐不自然地看了悦美子一眼,从后面拿出一件,放进手袋里。「对…对不起,我要试穿一下。」「噢,夫人,内衣是不能试的。」「但是,我的尺寸有点特殊。」「是xl号的,没有错…」「我是……我的那里……比较大…大。」艳母飞红的脸颊,手指指了自己的腰下。「那里?您指您的那…」小姐瞪大了眼睛,看着面前这位貌美的夫人的奇怪要求,眼光不自然地瞄向艳母的双腿之间,那里微微鼓出的,「好,那…请。」她领艳母来到一边的更衣间。悦美子打开更衣室的门,一彦早就在里面等待着她了,「不要……在这里。求求你。「艳母求饶地抓住义子的手,小声地哀求。「换上内衣,快!」一彦的手伸进艳母敞开的衣领,摸出一只巨乳在手中玩弄。艳母紧紧皱起眉头,一边护住胸部,一边慢慢从臀部上拉下原先在电梯里完全湿透的内裤,一彦满意地看着艳母的臀部又一次在面前露出。艳母穿上新的大胆内衣,眼神中掩盖不了淫求的欲念,一彦做了一个手势,艳母双手握住自己的脚踝,平仰下去,性感的内衣嵌在艳母凸心形的屁股,饱满的淫户在内裤边鼓出来。一彦的手指在艳母饱满的屁股上划过,艳母忍住呻吟,手掌紧紧地握住高高扬起的脚踝,宽圆的臀部无掩地展开,一彦的嘴贴进悦美子的嘴唇,艳母压抑唿吸发出唿哧的喘息……白灿灿的灯光从更衣室的空顶上,投射下来,艳母灼热的红唇半张着,喷出火热的唿吸,斑驳的阴影中,媚熟的硕臀在肉棒的冲击下张开,淫靡的液体中艳母熟牝的深处渗透出来。强烈的摩擦让艳母色欲在子宫内燃炽,淫肉器官短促收缩,分泌出大量的牝液,浸透水的内裤在艳母丰满的臀沟里扯动,慢慢收缩成一股黑色的湿绳,在一彦勐力的插动下,深深陷进肉鼓鼓的牝阜,从上往下,把涨满的淫户分割成两丬。盈盈冢起的乳房在艳母胸口摇晃,一彦把头埋进深深的乳沟里,艳母激烈的心跳,急促的喘息都预示她膨胀的色欲,一彦的耳朵靠近她的嘴巴,「啊……啊快……求插进去……再进去……」艳母用短促的气息向义子哀求。一彦的眼睛里露出残忍的诡异笑容,他的肉棒一寸一寸地拖出,用大号的龟头沿艳母成熟的淫户外延慢慢研转,一彦撑开艳母的大腿,观赏异艳肥臀中的胜景,透出淫色的牝液在龟头的压挤下,从绯红的粘膜下溢出,艳母露出苦闷的表情,张开的阴道在内裤的帛纱下隐隐可见。「含进去!」一彦低声命令。艳母没有反抗,张开了嘴,粗大的阳具混杂了淫壶里浓浓的分泌物,塞进艳母的嘴里,如同一颗炮弹塞了进去,艳母微微扬起头,让龟头插进她的喉咙……「那位夫人还没有完哪?」售衣部的小姐很是奇怪,「美子,你去催一下吧。」售衣小姐来到更衣室门口,从飘动的门帘,她意识到什么。「啊!」那个叫美子的售衣部小姐吓了一跳,液体在口腔里的吸唆声从里面传出来,她定定神,慢慢拉开门帘,体形妖媚的熟妇,高高扬起脖子,鼻子中喷出欲望的气息,她满足地任由少年的阳具插进嘴里。一彦把阴茎握在手里挑弄,艳母的舌头把大号龟头包裹住,吸吮着从龟头里流下的粘液。少年用手扒开她的嘴巴,拉出湿淋淋的舌头,龟头就在上面搽研,「呜……呜……」熟母压低了嗓音发出发情的呻吟,宽圆的臀部上下摇晃。少年提起纠缠在艳母淫户中的私裤,紧身的布条扣紧了她隆出在外的阴蒂,「张开腿,把湿淋淋的地方露出来,百货店里的淫浪少妇……」少年的手慢慢提擦,细裤在丰厚的淫唇中央搽磨。「给我……吧,求求……你……把你……硬……插到我的……让我……干什么……都行……插我……」艳母的脸颊被自己的口水和少年的淫液涂满,嘴巴不停地哀求般亲吻少年光滑的龟头。「亲我的屁股怎么样?」少年停下动作。「不……」艳母的话音未落,私裤在她屁股间剧烈摩擦起来,敏感到极点的艳母,无法反抗,连忙撩起少年大号的阴茎,嘴巴贴到睾丸上,吸吮起来,少年解开艳母的衣领,艳妇绝大的一对乳房从衣服里鼓了出来,巨大的乳房在少年的大腿上摩擦,很快乳头就开始充血,涨大起来。「不……,快把这里放进……我……那…那里……」巨乳在少年的大腿间蠕动,放荡的艳母从嘴里流下口水,滴在自己的乳房上,使得乳房象抛光的美玉,艳母顺从地用舌头为自己的义子服务,她向前半弯着脖子,让龟头深深插进柔弱的喉咙。「不好…你的那里还是干干的呐。」少年残忍的把浸满淫水的丝织三角裤揪绕在艳母私处,网纹状的丝织纵向绕在义母高涨的淫蒂上,来回扭动,催动发情的淫兽。「啊…………」艳母放浪的转动胯部,卵圆形的屁股颤抖地敞开,露出成熟的性器内部的复杂构造。艳母的双手伸到屁股下,慢慢插进自己的性器,成熟的粘膜象热带植物一样迅速包裹住她的手指,艳母红涩着脸张开嘴,少年的阳物此刻如同象牙一样从下向上撩突起,红红的一大盏龟头,她从下体里拔出手指,把上面浓浓的液体涂在少年龟头上面,少年露出满意的神情,艳母不停地重复这个动作,转眼,少年阳具上就粘满了艳母的淫汁……售衣小姐吓得说不出话来,心跳得利害,清晰的肉体和肉体的摩擦声音从更衣室传出,售衣小姐战战兢兢从门帘缝里望去,少年已经骑到熟妇的臀部上面,少年轻弱的身躯和丰满艳妇明显对照,但是,令她诧异的是少年拥有一根不输给成年人的阴茎,粗壮的肉身,筋脉缠绕的模样实在不应该发育地那样成熟。艳母发情的肉体勉强承受少年的凶器,浑圆的臀部吃力地向上支立,成熟而略微夸张的肉器官在艳妇的臀沟里鼓出,黑色的体毛间露出红鲔般油亮的色泽,艳妇压在双乳下的喉咙发出嘶哑的呻吟声,售衣小姐注意到那件丝织内裤依旧挂在艳妇饱满的屁股上,斜斜地挎在艳妇绵绵的阴唇内侧……「谢谢惠顾。」售衣小姐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回答面前这位红晕犹在的艳妇,「请问要包起来吗?」「啊…不…不……我已经换上了。」艳母从衣裙的一角拉出黑色的内裤边,撕下售衣的条码纸放在台上。那是一张被液汁湿透的纸片,仔细闻透出淡淡的女人体味。

你还没有登录呢!
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?

取消
确定